我就把车锁在雨棚下了

我就把车锁在雨棚下了

2020-06-13 02:24

在此次事件中,三亚市天涯区城市管理局七大队一中队的两名副中队长张少勇、吴清清被责令停职检查。12月7日,人民网海南视窗记者也通过电话分别和他们进行对话。

毕国昌:1、城管局道歉,在海南省和三亚市的机关报公开道歉。所扣押的物品悉数归还,如果有损坏要赔偿,特别是我那眼镜,我现在特别不方便,道歉要说清楚,你到底错在哪?

人民网海南视窗:还有网友说您把车停到雨棚下确实违规了,而且雨棚旁边就有划设的停车位,您为何不把车停放在指定的位置?

吴清清:按照个人还讲的话肯定会有点情绪,有点心里不平衡。就按政府这边调查清楚了再说。我就是发牢骚也没用,现在委屈也没用啊。

毕国昌:我觉得这样的回应特别滑稽,我觉得他(三亚)是在应对舆论,在玩文字游戏。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接到任何人和部门的道歉,而且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被处理的是谁,是张三还是李四?到现在他们都没有认为他们错了。

我之所以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我,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更多的“候鸟”老人和外地人。

毕国昌: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确实有很多种办法让我不至于那么狼狈,但我确实没想到最后会拖那么久。一开始我以为打几个电话他们就能把衣服给我送回来,但后来在沟通的过程中我一步步感到愤怒,当天我原本想在市政府那里一直等下去,但最后身体实在是扛不住了,我的性格又比较倔,再加上山东人比较爱较真,我就想跟他们较这个真,所以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我的不满和抗议。

之前我也这么停过,都没有问题,但如果现在不能停了,你要告知我,而且一开始你可以警告啊,为什么一定要扣车呢?最恶劣的是我打了20几个电话的情况下,拒不归还我的衣物。最让我愤怒的是扣车之后发生的事,但后半段的事也是因为扣车引起的。

吴清清:我当时是接到电话,就说过去市政府找他,但是没人了。因为东西已经进入仓库,按照规定扣押的物品必须要本人去领取,我们是不能自己拿出来的,所以当时要调一辆车过去接上他再去仓库拿。结果因为找车和堵车,我们到了市政府那边已经是八点十几分了,我打电话给他,说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他就在电话里说我们不懂执法,我也是因为着急说话的声音比较大,说有什么事可以到政府处理。

3、我保留通过法律手段维权的权力,必要的时候我采取公益诉讼对外人格的侮辱和身心健康造成的影响作出赔偿,赔偿就是1块钱,我要讨回一个公道。

人民网海南视窗:当天整个过程持续了约4个小时,为什么选择近乎“裸体”的走回家,而不是选择找朋友帮忙等其他方式解决?

其次,我从60年代就开始游泳,水性很好。退一万步讲,即便是出了什么事,责任也是我自己承担,而且这也不属于城管管的范围。

毕国昌:首先,不知者无罪,现场并没有指示牌说这里不能停车,没有明确的禁止标志。其次,事出有因,一开始我是把车停在线里的,后来因为当时下起了小雨,我朋友说要不把车停到雨棚下吧,考虑到车篮里有衣服,我就把车锁在雨棚下了。再者说了,就算我把车停在雨棚下面,你也不能这么野蛮的处置。

毕国昌:当时我回到家里越想越生气,由于个人的性格以及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大概(4日晚上)10点多钟我就在电脑跟前写了这个帖子,名字叫《三亚城管也太欺负外地人了》,讲述了事情发生的大致经过。

毕国昌:确实没想到。我的帖子原文里并没有提到我的身份,更不会说所谓的“厅官”,此事与“厅官”无关。我已经退休了,早就不是什么“厅官”,我现在是以一个“候鸟”老人的身份为自己维权。退一万步讲,即便是“厅官”,在遭遇到不公平的人身侵害后,难道连维权的权力都没有吗?

2、要把具体处分的情况通报给我,把处分的文件让我看,也算是对我的尊重。

毕国昌:事发过程我在帖子里已基本说明,12月4日下午我和朋友在三亚湾游泳,之后就发现我锁在海滩附近的自行车不见了,当时车上还有眼镜、衣服等物品,也都不见了。一开始我以为是被偷了,后来跟现场附近群众了解才知道是被城管扣走了,我就打12345热线求助。但一直打了很多电话交涉都没有解决。后来我穿着短裤就到市政府那边准备讨说法,但沟通都没有效果,最后因为血压和血糖都出现异常,身体不舒服,就只好自己走回家了,前后大约4个小时,我基本上赤身裸体走了几公里,身心都受到了伤害。

毕国昌:首先,海边确实有“禁止游泳”的提示牌,我之前也看到过,但我认为这些只是他们用来摆脱责任的借口,到时候只不过是出了事之后,他们会说“我们已经尽到提醒的义务”。这些牌子我认为就是摆设。而且之前这里专门有很多浮标隔离出的游泳场,既然都有了为什么又禁止游泳?

城管的职责是维护秩序,这是应该的,是他的职责所在。但我觉得我的行为第一没有危害公共安全,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事出有因的情况下停在那,没有危害公共安全。就大可不必这样野蛮的处置,第二野蛮是没有扣押单,如果你发现没有人在场的情况下,你完全可以把车挪过来啊,那也是一种办法,为什么要拿走啊?他的依据在哪?他这个(剪锁、扣车)的行为是粗俗的。

人民网海南视窗:事情发生后,网络讨论也很多,有网友说您游泳的区域禁止游泳,您觉得在这里游泳危险吗?

毕国昌:一开始是想在博客推,我在多个网站都有博客,但发了之后第二天看没有什么效果,就想到在微信发布。因为我不会在微信上将图片和文字编辑在一起,就想到让一位在一个公众号工作的朋友帮忙编辑,也没想让他发布,没想到就给发出来了,还在前面加了一段编者按,点出了我的身份。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